免费注册 | 登录
电影众筹电影合拍项目
恭喜!节哀!
少见的喜剧电影佳作!荒诞而现实,笑中有泪……
项目类别:电影
项目类型:喜剧, 爱情, 都市
发行渠道:全国院线
发行公司:光线传媒(拟定)
投资总额:5000万元
尚需投资:5000万元
备案状态:初审通过

快速跳转: 简要梗概 | 详细梗概 | 项目优势 | 项目简介 | 阅读剧本 | 联系方式    | 其他项目 |

简要梗概: 返回顶部

  吴用因为没钱完成准岳父要求的婚礼,从养老院租了个“父亲”办寿宴,想以此收点份子钱。谁知发完请柬之后“父亲”却心脏病复发去世,于是事件从此一发不可收拾……当然,经过一番折腾,吴用最终还是如愿以偿。
  版权号:华语编剧网版权保护号:2022-A-00028

详细梗概: 返回顶部

  吴用忧心忡忡地坐着火车前去女友欣欣家提亲。之前欣欣曾说过,因为吴用没房没车没存款,她的父母不同意他们在一起,虽然这次提亲欣欣说了有她在不会有大问题,但他心里还是没底。
  到欣欣家后,欣欣的父亲果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门婚事,奈何欣欣“以死相逼”,父亲不得已只好妥协,但提出了一个要求:必须举办一场高规格的婚礼,并列出了详细要求。吴用虽然痛快答应,但举办这样一场婚礼大概需要五万块钱,这笔“巨额资金”还是让捉襟见肘的他头痛不已。
  吴用给前同事孙鹏打了一个电话,孙鹏依然没接电话。就在两个月前,孙鹏说父亲得了重病,从吴用手里借走了三万块钱,当时说一个月后就能还,但一个月后再给他打电话,却一直没人接。
  吴用所就职的保险公司,同事们以各种名义办酒席收份子,四十大寿、孩子幼儿园毕业、猪圈乔迁等等,让人苦不堪言。张伟正在和吴用竞争销售部经理的位子,为了收买人心,不断抬高礼金,吴用随份子的标准也只好不断提高,他制定的省钱计划,都不够随礼的开销。
  为了让婚礼达标,吴用只好去找好友阿明借钱。阿明在一家养老院担任医师,也拿不出这么多钱,但他给吴用出了一个主意:为自己的父亲举办一场寿宴,将过往付出的礼金全部收回来,然后用这笔钱筹办婚礼。吴用觉得这个主意很好,于是开始紧锣密鼓的为父亲筹备寿宴,并向全体同事发出请柬,一切准备就绪后,意外发生了,吴父因为腰病复发住进医院,就在吴用想要放弃举办寿宴时,阿明再次给吴用出了一个主意:让养老院的周大爷冒充他父亲,代其出席寿宴。周大爷本是一位孤寡老人,因为眼气身边的老友庆寿,一直也想办个寿宴热闹热闹,奈何没人帮自己张罗,于是在阿明的撮合下,与吴用一拍即合。不料他们商量细节的时候正好被张伟撞见,张伟以为周大爷就是吴用的父亲,他知道刘总特别注重孝道,于是将吴用把父亲送进养老院一事报告了刘总,并借此攻击吴用。就在吴用以为万事俱备时,意外再次发生了,当晚周大爷心脏病突发,在睡梦中离世……
  欣欣的父亲不满女儿的婚事,借酒浇愁,喝酒过程中因肚子疼痛,紧急去了医院,虽然虚惊一场,但欣欣的父亲还是怀疑自己喝了假酒,而那瓶酒正是吴用买来的礼物,因此他质疑吴用的人品。欣欣极力为吴用辩护,告诉父亲吴用绝不是那种人。欣欣的父亲感受到了女儿对吴用那份坚定的爱,决定不再为难吴用,于是撤销了之前的要求。兴奋之余的欣欣怕父亲反悔,也想给吴用一个惊喜,于是在没有告知吴用的情况下,订了婚礼日期和酒店,找好婚庆公司开始筹备。
  养老院是吴用推销保险的传统地盘,张伟想要挖吴用的墙角,于是也来到养老院拉保单,碰巧赶上运尸车接周大爷的遗体,见到“吴用的父亲”无人发丧,于是急忙赶回公司报告刘总。吴用面对刘总和同事们的质疑,百口莫辩,他知道此事一旦露馅,以后便很难在公司立足,于是无奈之下,只好硬着头皮为这位“父亲”筹办一场葬礼。吴用迅速行动,很快便将葬礼的相关事宜全部安排妥当,并向同事们告知了举办葬礼的日期。
  欣欣满心欢喜地告诉吴用她已经搞定了一切,并且定好了婚礼日期,吴用差点被当场吓晕,因为欣欣定的婚礼日期和周大爷……
  实名认证后的机构会员登录后可查看完整内容


项目优势: 返回顶部

  ■少见的喜剧电影剧本佳作,不管是剧情设计还是细节、台词!
  ■一线或二线演员主演!
  ■知名发行公司发行!


项目介绍: 返回顶部

  尚未正式开始融资,有兴趣的影视投资机构可先撩着。说不定,撩着撩着走到一起了~
  在一起!在一起!
  

  题图来源:电影《爱情真可怕》,图片与作品无关,仅做示意。

部分剧本: 返回顶部

  1,悬崖 日 外
  吴用身穿礼服,胸前别着新郎胸花,腰间缠着孝布,面无表情的走向悬崖。
  吴用OS:To be or not to be,对我来说,这已经不是一个问题了……
  吴用走到崖边,面朝大海闭上双眼。
  画面淡出。
  
  2,平原 夜 外
  画面淡入。
  字幕:一个星期前。
  一列老式绿皮火车在夜色中疾驰而过。
  
  3,车厢 夜 内
  吴用坐在靠窗的位置,相貌和气质都很普通的他,此刻正愁眉苦脸的望着窗外,龅牙男与他相对而坐,低着头不停地哭哭啼啼。
  吴用被哭声搅得心烦意乱,扭头看向龅牙男。
  吴用:怎么了兄弟,干嘛哭得这么伤心?
  龅牙男:(啜泣)我去女朋友家提亲,她家人嫌我丑,把我给赶出来了。
  吴用:(打量一番)兄弟的长相,确实与当代审美有些冲突……不过话说回来,你女朋友不嫌弃你就好。
  龅牙男:她也嫌我丑。
  吴用:(尴尬)啊?
  龅牙男:(哭诉)我俩是网恋,平时都是文字交流,偶尔发些照片,我承认我当时拍的照片有一点点水分(在吴用怀疑的目光中继续),可她以前说过,不在意长相,她看中的是我的才华,谁想到刚一见面就……我爱她,如果没有她,我就不会苟且在这个世界上!
  龅牙男情绪激动,说完拉开车窗就要往外钻。
  吴用:(急忙将其拉住,并向其他乘客示意)没事没事,大家不用紧张,我们俩闹着玩儿呢。(把龅牙男按回到座位)
  吴用:(安慰)兄弟,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你能把自杀的这份勇气化为动力,将来干成一番事业,到时谁还在乎你的长相?
  龅牙男:(急)我本就事业有成,房子车子票子样样都有,可我还没来得及说,就被赶出来了,算逑,我还是不活了……
  龅牙男再次起身往窗外钻,又被吴用拉了回来。
  吴用:兄弟,冷静,这样,你听我的,我保证你们的婚事能成。
  吴用向前俯身,跟龅牙男耳语一番。
  龅牙男:(擦干眼泪,将信将疑)真的?
  吴用:相信我,以貌取人的人,同样也会以势取人。
  
  4,火车站 日 外
  火车鸣笛驶入车站。
  
  5,出站口 日 外
  欣欣在出站口焦急的等候着,相貌甜美的她,衣着朴素,轻妆淡抹。
  出站口人流不断,可以看见吴用在人群中。
  欣欣:(看见吴用,兴奋挥手)吴用!吴用!我在这儿!
  吴用听到喊声后也看见了欣欣,急匆匆跑了过来,二人亲昵的拥抱片刻。
  欣欣:(高兴)你总算来了!
  吴用:老话说,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,我这穷女婿,早晚也得登门提亲啊。
  欣欣:你知道就好!
  吴用:(面露难色)我还是有些担心,万一你父母不同意……
  欣欣:放心吧,我心里有数,要不然也不会叫你过来。
  吴用:你之前可说过,像我这种没房没车没钱的女婿,他们绝不会接受的。
  欣欣:他们是说过,不过现在……走吧,我有办法(拉着吴用离开)
  
  6,欣欣家客厅 日 内
  茶几特写,上面放着烟酒糖茶各种礼品。
  吴用神态拘谨,和欣欣坐在沙发上,欣欣父母与之相对而坐,二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吴用,吴用被看得表情很不自然。
  欣欣:爸,妈,别老盯着他看,把他都看紧张了。
  欣欣母亲:别紧张,抽根烟吧。
  吴用:不了伯母,我戒烟了。
  欣欣母亲:那喝口水吧。
  吴用:水也戒了。
  欣欣:(捅吴用)水,不是酒。
  吴用:哦。(端起茶杯喝一口,烫到差点喷出来)
  欣欣:(帮擦嘴)哎呀,你看你。
  欣欣父亲:提亲这么大的事,你父母怎么没来?
  吴用:是这样伯父,我爸前几天腰病犯了,正在养伤来不了,本来我妈想来的,可家里养的猪全都得了流感,我爸一个人忙不过来,所以……
  欣欣父亲:哦,病得严重吗?
  吴用:伯父,您是问猪还是问我爸?
  欣欣父亲:(摆手)没事了,随便问问,(看着礼品)你这次过来,不会仅凭这点礼品和一张嘴,就想把我女儿娶走吧?
  吴用:(尴尬)当然不是啦。
  欣欣:(不高兴)爸,你不是答应过不要彩礼的吗。
  欣欣母亲:彩礼可以不要,但是连个房子都没有,你嫁过去喝西北风啊?
  欣欣:那我也愿意。
  欣欣父亲: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,泼出去的水,我们家这盆水,就算泼不到金銮殿,也不能随便找个坑就往里倒啊。
  欣欣:(愤怒)爸,你说什么呢?
  欣欣母亲:(厉声)你爸是为了你好。
  欣欣:(急)你们明明都答应了不阻拦这门婚事,怎么现在又变卦了!(起身)我这辈子就嫁他,你们看着办吧(说完哭着跑回自己房间)
  欣欣母亲:欣欣?欣欣?(起身跟进房间)
  欣欣父亲随后也起身进入房间,留下吴用一个人落寞的的坐在沙发上,片刻后,房间里传出激烈的哭喊和争吵声。
  欣欣母亲OS:你到底看中他什么了呀?
  欣欣OS:我不管,你们不让我嫁,我就死给你们看。
  欣欣母亲OS:行了行了,我的小祖宗啊,妈求你了……
  吴用低着头,心中五味杂陈。
  房间安静了下来,房门打开,欣欣从里面出来,擦干眼泪走到吴用身边,比划一个“OK”手势,然后坐下,她的父母随后出来坐回到原位,二人板着脸。
  欣欣父亲:女大不中留,既然她非要嫁给你,我们也拦不住,但是我们有个小小的要求……
  吴用:(欣喜)没问题伯父,您说!
  欣欣父亲:举办一场像样的婚礼,(掏出一张纸扔到吴用面前)这是清单。
  吴用拿起清单看,慢慢变了脸色。
  欣欣母亲:怎么?怕花钱啊?
  吴用:(强作镇定)不不不,您误会了,我一定会照办,办一场让二老满意的婚礼。
  欣欣父亲:既然如此,那就不留你吃饭了,快回去准备婚礼吧。
  
  7,火车站进站口外 日 外
  吴用和欣欣站在进站口外不远处,恋恋不舍。
  欣欣:我爸妈说的那些话,你别放在心上。
  吴用:怎么会呢,我知道他们也是为了你好。
  欣欣:这场婚礼肯定得花不少钱。
  吴用:我算了,五万足够了。
  欣欣:五万……也不是小数目……哦对,孙鹏联系上了吗?
  吴用:还没有,不过我会想办法的,(正色)放心吧欣欣,我向你保证,一定会办一场让你终身难忘的婚礼!
  欣欣幸福地重重点了点头。
  吴用:我走了,回去吧。
  欣欣:路上小心。
  二人拥抱在一起,片刻后分开,吴用进站,欣欣跟到进站口,恋恋不舍地看着吴用走远。
  
  8,平原 夜 外
  一列老式绿皮火车在夜色中疾驰而过。
  
  9,车厢 夜 内
  吴用坐在靠窗的位置,手机放在耳边,电话一直忙音状态,吴用放下手机,无奈的望着窗外。
  孙鹏OS:要不是我爸得了重病,我也不会来找你借钱,看在曾经同事一场的份儿上,你一定得帮我。
  吴用OS:这三万块钱是我的全部积蓄,我得留着结婚用。
  孙鹏OS:你放心兄弟,我说话算话,一个月以后保证还你。
  吴用比来的时候更加烦闷。
  龅牙男一边打电话一边走来,表情陶醉。
  龅牙男:(打着电话走过来)宝贝儿,一天不见,我都想死你了!(看到了吴用)宝贝儿,我一会儿回你电话啊。
  龅牙男挂掉电话,来到吴用对面坐下,一脸惊喜。
  龅牙男:大哥,真是缘分啊,咱俩又见面了!
  吴用看一眼龅牙男,不耐烦的继续望着窗外。
  龅牙男:大哥你真神了,我按你说的把房子车子存折的照片统统发过去,结果我女朋友立马叫我去提亲,(得意)我算看明白了,男人可以长得丑,但不能没有钱,我现在想想都后怕啊,得亏当时嫌我丑,你说要是嫌我穷,那我还活不活了,但凡要点脸我也得去死啊,你说对不大哥?
  吴用越听越气,最后起身拉开窗户往外跳。
  龅牙男:(急忙拉住)哎哎哎?怎么了大哥?你怎么也想不开了?
  吴用:(大喊)放开我!放开我!
  
  10,平原 夜 外
  火车疾驰而过,吴用的喊声飘扬在平原上:“让我去死……”
  
  11,火车站 日 外
  吴用打着哈欠走出火车站,抬手看了眼手表,猛地一惊。
  吴用:糟了!要迟到了!(匆忙向不远处的公交车站跑去)
  
  12,公司一楼大厅 日 内
  小莉站在前台摆弄手机,吴用匆匆跑进来,奔向电梯。
  小莉:吴哥,你来公司干嘛呀?
  吴用:(狂按电梯按钮)上班啊。
  小莉:上什么班,今儿是刘总四十大寿庆典的日子。
  吴用:(一拍脑门)我靠,你不说我都忘了(急匆匆向外跑去)
  
  13,酒店宴会厅 日 内
  酒店宴会厅宾朋满座,巨大的横幅尤为显眼“热烈庆祝刘宝仓先生四十岁大寿”
  司仪王大鹏站在台上手持话筒,神采奕奕。
  王大鹏:女士们先生们,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,欢迎今天的主角,DSB保险公司刘总经理,闪亮登场!
  刘总笑盈盈来到台上,大腹便便。
  刘总:(拿过话筒)我就一句话,大家吃好喝好,吃不了带走!
  台下纷纷叫好,爆发热烈的掌声。
  王大鹏:(接过话筒)不愧是领导哇,言简意赅,那……大家就响应刘总的号召吧,吃,啊……吃吃吃。
  宾客听完纷纷拿起碗筷,埋头用餐。
  张伟、萍姐、李叔和其他几名同事围坐在一桌,张伟神态高傲,穿着和发型都很时尚,李叔温文尔雅,两鬓斑白,萍姐一副城乡结合部的装扮,说话时嗓门很大,表情浮夸,众人边吃边聊。
  萍姐:销售部经理的位置,已经空余一个多月了,张伟啊,姐看好你。
  张伟:借萍姐吉言,我要是当上部门经理,肯定亏待不了诸位。
  李叔:这个位置就你和吴用俩人竞争,你还是有压力啊。
  张伟:(不屑)他拿什么跟我争?开发区那几个大公司的员工保险,几乎都是从我这儿上的,就凭他那点可怜的单量?
  萍姐:吴用哪能跟你比啊,你表哥是区长秘书,谁不得给几分薄面啊,哎?听说吴用最近跑养老院呢,单子也不少。
  张伟:是吗?
  李叔:(四下看了看)吴用今天怎么没来?
  同事甲:好像是去女朋友家提亲了。
  萍姐:别说他了,哎,我下礼拜办酒席,大家可得来啊。
  众人附和:放心吧!一定一定……
  
  14,酒店宴会厅门口 日 内
  吴用跑到酒店宴会厅门口礼账桌前,气喘吁吁的掏出二百元放在桌上。
  吴用:吴用,谢谢。
  吴用看一眼礼账单,插入特写,全是伍佰元。
  吴用:等一下!(又掏出三百)上五百。
  记账老先生:吴用,名字好耳熟啊……
  吴用:水浒传里的智多星,和他同名。
  记账老先生:哦,对对对,智多星,想起来了。
  吴用:谢谢!记一下啊(进入酒店宴会厅)
  记账老先生颤颤巍巍收起钱,在礼单上记下,插入特写“智多星,伍佰圆”
  
  15,酒店宴会厅 日 内
  众人有说有笑,李叔看见了正在四处找座位的吴用。
  李叔:(挥手)小吴,这儿有空座。
  吴用:(走过来坐下)不好意思啊,来晚了。
  张伟:刘总的寿宴都敢迟到,你还真刚。
  吴用:(尴尬笑着)我也不想,火车晚点了。
  萍姐:还没吃呢吧?
  边说边端起盘子,将仅剩的两盘凉菜倒在一起。
  吴用:(急忙起身端起碗接着)呦!谢谢萍姐。
  萍姐:(掏出塑料袋,将菜倒入袋中)你看你,来这么晚,啥也吃不着,多可惜,礼白随了(说完将袋子挂在椅后)
  张伟忍不住笑出声来,吴用放下碗,灰溜溜坐下。
  李叔:(给吴用倒一碗矿泉水)喝点水垫垫!
  刘总举着水杯来到桌前,众人纷纷起身,端起矿泉水瓶:“刘总!刘总……”
  刘总:饭菜还算可口吧?
  李叔:很不错,清淡不油腻,对身体好。
  刘总:为了照顾你们这些老同志,我一盘荤菜都没敢上,酒和饮料也都换成水了,就是怕你们吃坏身体啊。
  李叔:是是是,谢谢刘总。
  刘总:那什么,大家继续吃着,我去那桌看看。
  众人:好嘞!您忙着……
  众人纷纷落座,萍姐掏出请柬,递给吴用。
  萍姐:下礼拜我家燎锅底儿,到时候来捧场啊。
  吴用:萍姐,上个月你搬新家,不是办过一场了吗?
  萍姐:姐在老家又新盖个猪圈,这回是给猪乔迁新居,怎么,不愿意来啊?
  吴用:没有没有,放心,一定人到礼到!
  萍姐:哎,这就对了嘛!
  王大鹏走过来,一脸堆笑,拿着名片挨个发。
  王大鹏:大鹏庆典公司,婚丧嫁娶不二之选,有需要来找我,保证价格亲民、服务到位,多多关照!
  吴用接过名片看一眼,然后随手揣进兜里。
  
  16,综合办公室 日 内
  吴用和同事们纷纷进来,走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下。
  吴用掏出萍姐的请柬准备放进抽屉,这时他发现抽屉里还有一份请柬。
  李叔:(笑着)我的,今晚摆了几桌,给孙子办升学宴。
  吴用:(惊讶)李叔,你孙子才几岁啊?
  李叔:七岁啊,马上幼儿园升小学。
  吴用愣了一下,无言以对。
  张伟走过来,掏出一千块钱递给李叔。
  张伟:李叔,晚上我去市里办事,可能赶不回来,这一千块钱礼金你收下。
  李叔:(笑着)太多了吧?
  张伟:嗨,都是同事,应该的,走了啊(说完蔑视的看一眼张伟,离开)
  李叔:慢走啊。
  吴用很是无奈,他起身掏出一千块钱交给李叔。
  吴用:李叔,我晚上也有事,就不过去了。
  萍姐:(走过来,两眼放光)呦!礼金涨啦?
  吴用一阵绝望。
  萍姐:(笑着)吴用啊,姐办酒席你一定得去啊。
  吴用:(敷衍)一定一定……我先走了啊。
  萍姐:干嘛去啊?
  吴用:去看病。
  李叔,萍姐:(紧张)你咋的了?
  吴用:(捂着胸口离开)心疼。
  
  17,养老院医疗室 日 内
  阿明医师穿着白大褂,坐在办公桌后,戴着眼镜的他气质很斯文,周大爷坐在对面,身着背心裤衩,神态吊儿郎当。
  阿明:周大爷,你心脏不好,必须得每天按时吃药……
  周大爷:(大手一挥)哎呀行了行了,我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。
  阿明:还有,我再发现你熬夜打王者,我真把你手机给没收。
  周大爷:我一个人没意思,不玩手机干什么啊?
  阿明:你可以找秦叔张叔他们下象棋啊。
  周大爷:我不爱搭理他俩。
  阿明:还为办寿的事置气呢?
  周大爷:我才不生气呢,没儿没女咋了?赶明儿我自己给自己办!他俩倒是有儿有女,不也给送养老院来了吗?办个寿宴就牛啦?
  阿明:行了周大爷,别生气了。
  OS手机铃声。
  阿明:(接电话)喂?等一下,我马上出来。
  
  18,养老院门口 日 外
  吴用站在门口,阿明从院里出来。
  阿明:姓吴的我告诉你,再让我帮你推销保险,我跟你绝交啊。
  吴用:我不是来卖保险的,有别的事求你。
  阿明:哦?什么事?
  吴用:借五万块钱。
  阿明:(转头走)咱俩绝交吧。
  吴用:(拉住)回来。
  阿明:大哥,我还是帮你卖保险吧,我上哪给你弄五万块钱去。
  吴用:看在老同学的份儿上,这次你必须得帮我。
  阿明:问题是我真没有啊,不是,你用这么多钱干嘛?
  吴用:我要结婚。
  阿明:(惊讶)欣欣她家同意了?
  吴用一副要哭的样子,点点头。
  
  19,养老院大院 日 外
  二人坐在石桌前交谈。
  阿明:我最多能给你凑两万,要不你跟欣欣商量一下,等攒够钱再办婚礼。
  吴用:不行,她爸妈好不容易松口了,房子彩礼都不要,就要一场几万块钱的婚礼,如果我连这都做不到,实在说不过去,再说了,我要是从现在开始攒钱,不知要攒到猴年马月。
  阿明:看你平时花销不大,怎么就攒不下钱呢?
  吴用:花销不大?我挣的那点工资,都快不够随礼了!你是不知道,我那些同事,各种办庆典敛财,我本来有一个省钱计划,结果今儿一天就随出去一千多块,房租都交不上了,你让我怎么攒?
  阿明:那你也办一场啊,这样只出不进哪行。
  吴用:这不正筹备呢吗,本来想借婚礼回一波血,可我现在连办婚礼的钱都没有。
  阿明:我是说你先办一场别的,唉?你爹今年多大岁数?
  吴用:六十。
  阿明:这不正好吗,给你爹办个六十大寿,然后用收到的礼金办婚礼。
  吴用听阿明这么一说,突然打起精神。
  吴用:(琢磨着)这倒是有点可行……
  阿明:什么叫有点可行?那是非常可行!同事不仁,就别怪你不义!
  吴用:(一拍脑门)就这么干!(起身匆忙离开)
  阿明:你干嘛去啊?
  吴用OS:我这就去办!
  
  20,养老院门口 日 外
  吴用一边打电话一边匆匆走出来。
  吴用:喂,爸啊,儿子不孝,准备拿你做个寿宴……不是拿你做试验,是寿宴,哎呀总之你别管了,到时候你人过来就行,啊,就这么定了。
  吴用挂掉电话,掏出“大鹏庆典公司”的名片看了一眼。
  
  21,酒店宴会厅 日 内
  宴席结束后,服务员们正在收拾餐桌,其中两人摘掉刘总的庆寿横幅。
  吴用和王大鹏并肩走在酒店宴会厅。
  王大鹏:只要钱到位,我们啥档次的庆典都能做,你想办多高规格的?
  吴用:我想办便宜的。
  王大鹏:兄弟,那可是咱亲爹啊。
  吴用:(打量四周)大屏幕,音响,彩带花篮,气球拱门,(王大鹏赶紧掏出本子记上)礼炮,表演嘉宾,礼仪小姐,车队……都不需要。
  王大鹏:啥?都不要啊?
  吴用:就像今天我们刘总这样,一切从简,还有,你这个司仪也不要。
  王大鹏:我滴个妈呀,兄弟你也太那啥了,这么搞的话,舞台上啥也没有了。
  吴用:那就拉一条横幅吧。
  二人走到一张餐桌前坐下,桌上一堆剩饭剩菜还没有收拾。
  王大鹏:别的可以省,席面儿必须得上档次,我们这儿有五百一桌,八百一桌,还有一千二一桌的,来哪一种?
  吴用:今天这种的,一桌多少钱?
  王大鹏:(本子往桌上一扔,热情全无)又是全素宴呗?一桌二百,五个凉菜、五个咸菜、两个热菜,外加酸菜炖豆腐。
  吴用:豆腐最近有点贵啊。
  王大鹏:干炖酸菜?
  吴用:酸菜也不便宜啊。
  王大鹏:(不爽)那依你的意思,煮两盆开水摆桌上呗?
  吴用:那倒不是,熬白菜吧,白菜便宜,一百八你看行不?
  王大鹏:(转过身龇牙咧嘴地使劲跺了两脚,然后回过头)行!
  吴用:(想了想)帮我印一百份请柬。
  
  22公司一楼大厅 日 内
  小莉站在前台正在玩手机,突然一份请柬递到眼前。
  小莉:(惊讶)吴哥?
  吴用:(笑着)后天我父亲办寿,一定要来捧场啊。
  小莉:(面色一沉,接过请柬)哦……
  
  23,综合办公室 日 内
  吴用给同事挨个发请柬。
  吴用OS:家父六十大寿!赏脸光临啊!赏脸光临!李叔!周六上午十点,大鹏饭店!萍姐,别来晚了啊!赏脸光临!赏脸光临啊……
  萍姐和李叔拿着请柬,面面相觑。
  
  24,总经理办公室 日 内
  刘总坐在办公桌后,张伟站在面前。
  外面响起敲门声。
  刘总:进!
  吴用推门而入,笑呵呵地来到办公桌前。
  吴用:(掏出请柬)刘总,后天家父六十大寿,您一定要赏脸莅临啊。
  刘总:(接过请柬)好啊,一定去。
  吴用:(掏一张请柬给张伟)伟哥一定要捧场哟!
  张伟看了看刘总,不好意思拒绝,于是很不情愿的将其收下。
  
  25,电梯内 日 内
  电梯门打开,吴用走进电梯,关门后,心情愉悦的他开始幻想。
  
  25A,酒店宴会厅 日 内
  宴会厅内宾朋满座,吴用父亲与众人推杯换盏,其乐融融。
  
  25B,酒店宴会厅门口 日 内
  吴用坐在礼账桌前,兴奋地数着钞票,开怀大笑。
  
  25C,酒店宴会厅 日 内
  隆重的婚礼现场,吴用和欣欣挽着手,穿过飘扬的彩带,走向主舞台。璀璨的灯光下,二人在鲜花和掌声中,拥吻在一起。
  
  25D,电梯内 日 内
  吴用闭着眼睛噘着嘴,正在享受,等他睁开眼后突然吓了一跳。
  电梯门打开着,小莉站在外面,尴尬的看着他。
  吴用赶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离开。
  
  26,吴用家客厅 夜 内
  吴用坐在沙发上和欣欣视频。
  吴用:(高兴,得意)我们很快就能举办婚礼了!
  欣欣:(激动)孙鹏还你钱了?
  吴用:那倒没有,不过钱的事我搞定了,我跟你说……
  特写,吴用父亲来电。
  吴用:等一下啊,我接个电话,(挂掉视频)喂,爸呀,寿宴都准备妥了,就等您后天大驾光临了……(几秒后突然从床上窜起来)什么?你住院了?
  吴用父亲OS:老毛病,没啥大事,大夫说住院观察几天,我就是跟你说一声,寿宴别办了,爸去不了了……
  吴用放下电话,呆若木鸡。
  OS门铃声。
  吴用打开门,是阿明。阿明走了进来。
  阿明:我们院的老人,以后再上保险别用我微信转账了,搞得老子月月限额,(走到沙发前坐下,掏出两万块钱扔茶几上)两万块钱给你拿来了。
  吴用关上房门,情绪低落的走到阿明身边坐下。
  阿明:怎么了?
  吴用:我爸住院了,寿宴办不了了。
  阿明:(想了想)我以为多大事呢,再找个爹不就得了。
  吴用:滚一边儿去。
  阿明:我是说找个人代替你爹出席,反正又没人认识你爹。
  吴用:说得轻巧,去哪找。
  阿明:我跟你说,我们院有一个叫周建国的大爷,一直为办寿的事情闹心呢,你要是找他帮忙,他肯定同意。
  吴用:(有些迟疑)这能行吗?
  阿明:有什么不行,你的目的是收礼,又不是真想给你爹办寿,算了,你自己考虑吧,我还有事先走了。
  说完起身离开,吴用还在犹豫着。
  手机响起。
  吴用:(接听)喂?
  王大鹏OS:吴兄弟,明天做横幅,你爸叫啥名啊?
  吴用犹豫中,迟迟没有回应。
  王大鹏OS:喂?喂?
  吴用:(终于下定决心)周建国。
  王大鹏OS:你和你爸不一个姓?
  吴用:啊……不是,我爸叫吴德才,但横幅上写周建国。
  王大鹏OS:你爸到底叫啥啊?
  吴用:(不爽)我爸叫吴德才,外号叫周建国,行不?算了,别写姓了,就写建国老先生吧。
  
  27,养老院大院 日 外
  吴用、阿明、周大爷三人坐在石桌前,吴用喝着水,周大爷悠然地盘着手串。
  周大爷:这事儿行倒是行,但咱丑话说前头啊,宴席结束,各回各家,到时候让我陪他妈睡觉,我可不干!
  吴用:(一口水喷出来,摆手)大爷……您多心了,就一顿饭,您只要吃好喝好就行,其他的事没有,到时候收的礼金,咱爷俩二八分成。
  周大爷:钱我一分不要,玩儿嘛,我就图一高兴!
  阿明:妥嘞!那就这么定了!
  张伟OS:谁办寿啊?
  众人扭过头,张伟笑眯眯的走了过来。
  周大爷:这小子谁啊?
  吴用:张伟,我同事。
  周大爷:哦,(指吴用)我大儿子要给我办寿。
  吴用和阿明听完一愣。
  张伟:是吗?那恭喜啊!怪不得在养老院混这么开,原来你老爸在这啊。
  吴用:你怎么到这儿来了?
  张伟:(皮笑肉不笑)没什么,就想拓展一下业务,不介意吧?
  吴用:当然不介意,养老院又不是我家开的。
  张伟:那好,你们继续聊,我就不打扰了(离开)
  阿明:你和你同事的关系,好像挺微妙啊。
  吴用:他是我死对头,打我进公司开始,就一直跟我争。算了不说他了,周大爷,那我……
  周大爷:(打断)还这么见外,叫爸啊,你得入戏啊,刚才要不是我反应快,你在同事面前就露馅儿了。
  阿明偷笑,吴用一脸尴尬。
  
  28,总经理办公室 日 内
  张伟正在向刘总打小报告。
  张伟:刘总,吴用竟然把他父亲送进养老院了,您最注重孝道了,您说他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很过分?
  刘总:(义正严词)把父亲送进养老院,不代表这人就不孝顺。
  张伟:孝顺的人绝不会这么做,您会把父亲送养老院吗?
  刘总:(眨了眨眼,看向别处)我爸就住在养老院。
  张伟一愣,尴尬得不知所措。
  
  29,吴用家客厅 夜 内
  吴用坐在沙发上,在手机的一个记事软件上打字:周大爷……
  ↑返回顶部

返回顶部